爪機書屋 > 言情小說 > 帝凰之神醫棄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225章 脫困,暫時安全了

作者:阿彩所屬:言情小說書名:帝凰之神醫棄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什么污蔑九皇叔,本官可沒有說九皇叔的不是了。”刑部尚書一提起九皇叔,就有些退縮了,逐風樓殺人事件知道不?

     不知道就趕緊去問,免得成為下一個被殺的對象。

     聰明的人立馬就想到了,刑部尚書確實沒有說九皇叔的不是,可是……

     鳳輕塵身上帶著九皇叔的令牌,甚至皇上都默認,鳳輕塵帶著這真令牌,就代表九皇叔在,沒有要求鳳輕塵下跪,刑部尚書污蔑鳳輕塵,鳳輕塵非要說這是污蔑九皇叔,也不是不可以。

     很快,刑部尚書也想明白了,一雙眼猛得放大:“本官沒有污蔑九皇叔,本官是就事說事。”

     “我也沒有污蔑大人,我也是就事說事,”說什么污蔑九皇叔,這個實在太牽強了,鳳輕塵沒有咬著不放,而是指著所謂的證據,對皇上道。

     “皇上,這兩樣證據,根本不足已證明民女殺了瑤華公主,懇請皇上明察。”鳳輕塵已經算厚道了,她沒有說刑部尚書制造偽證污蔑她。

     皇上狠狠地瞪了刑部尚書一眼,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

     深深地吸了口氣,皇上對鳳輕塵的說道:“刑部證據不足,鳳輕塵只有殺害淳王妃的嫌疑,不足已定罪。”

     得,還是緊扣鳳輕塵殺人不放,鳳輕塵都想翻白眼了,可對方是皇上,咱們表面上必須尊敬。

     鳳輕塵深吸了口氣,再次說道:“皇上,如果就憑民女與瑤華公主有間隙,就認定民女有殺人的嫌疑,刑部這樣的判官案未免太過武斷。”

     鳳輕塵還算客氣,沒有直指皇上,而是把罪名扣在刑部頭下。

     下面的人辦事不力,和皇上有什么關系。

     “武斷?本官怎么武斷了,鳳輕塵你敢說,你不想殺瑤華公主?”刑部尚書再次跳出來指責鳳輕塵。

     不是刑部尚書要這么賣力,而是這案子歸刑部管,要是鳳輕塵不認罪,那倒霉的就是他。

     “大人,想殺和殺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如果你說想殺就有嫌疑,那有嫌疑的人絕不止我一個。

     按大人的話說,洛王殿下也有殺瑤公公主的嫌疑。當初,瑤華公主明明放了話,非他不嫁最后卻改嫁別人,洛王殿下想要殺瑤華公主那也不是沒有可。

     淳王殿下肯定也想要殺瑤華公主,大人你都說了,去年瑤華公主就小產過,淳王殿下哪能甘心。再來……”

     “你這是胡說八道。”不等鳳輕塵說完,刑部尚書就打斷了她的話,西陵使者暗暗叫好。

     再說下去,他們西陵的公主和妓女有什么區別?西陵已經出了一個和妓女一樣的長公主,再來一個瑤華公主,他們西陵的公主還要見人嘛。

     “大人,我可沒有胡說,我是按大人的思路推斷出來。大人說我想殺瑤華公主,于是我就成了兇手。同樣,洛王和淳王也有殺瑤華公主的動機,當然也是兇手了。”鳳輕塵攤手,一臉無辜。

     “你這是胡說,洛王和淳王怎么會想殺瑤華公主。”刑部尚書被鳳輕塵繞暈了。

     “大人你沒有問過兩位殿下,又怎么知道他們不想殺瑤華公主?大人你沒有問過我,又怎么知我想殺瑤華公主?瑤華公主可是金枝玉葉,我一個孤女,怎么敢想殺瑤華公主的事。”同樣是沒有證據的推理,憑什么說她是錯的。

     刑部尚書有一種搬石頭砸了自己腳的感覺,可事情到這個地步,他也只能咬著鳳輕塵不放了:“你有殺人的動機,也有殺人工具,瑤華公主是中毒而死,作為大夫你要拿毒藥很容易。”

     “按大人這個邏輯,我是不是可以說,大人你是強奸犯了,大人你也有作案的動機,同樣有作案的工具。”鳳輕塵扯了扯嘴皮,嘲諷的說道。

     “鳳輕塵,你別胡亂攀咬人。”刑部尚書臉都黑了,他在刑部當差數十年,從來沒有遇到過這么刁的嫌犯,要是在刑部他直接上刑,不招是吧,打到你招為止。

     可偏偏西陵的幾個使者,卻要求當殿審問。

     “我哪有胡亂攀咬人,我說的是實話。大人你看到絕色美人兒,難道不會有遐想,看到美人的**,不會有沖動,而你……應該不至于像那一位,沒有犯案的工具吧。”鳳輕塵指著被她罵作閹人的大太監。

     大太監的臉再次綠了,這關他什么事,憑什么這種事也要扯上他。

     “你,你,你……”刑部尚書氣得全身抽搐,一副快要昏倒的樣子,可就在他猶豫要不要裝暈時,鳳輕塵卻開口了:“大人,你可要想好了,我是大夫,不管你是真暈還是假暈,我都能讓你立馬醒過來。”

     “哈哈哈……”大殿上的官員終于憋不住了,當鳳輕塵說起那什么“作案工具”時,他們就想笑,只是一直忍著,這伙終于忍不住了。

     刑部尚書騎虎難下,全身抽個不停,眼神閃爍,不知要如何是好。

     丟人,真心丟人。

     “夠了。”皇上坐在龍椅上,看到這一幕臉色更難看了,眾大人立馬禁聲,惶恐地跪下,只有鳳輕塵站在那里,顯得特別醒目。

     皇上的眼神微閃,卻什么也有說,只讓眾人起來,讓刑部尚書將案子查詳實,并安撫西陵使者,瑤華的死東陵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給西陵一個交待。

     西陵使者見皇上,沒有死咬著鳳輕塵不放,也松了口氣。

     大家都沒有什么意見,那便各自散去,皇上留下了刑部尚書,刑部尚書面容死灰,卻不敢拒絕。

     鳳輕塵同情地看了對方一眼,適時告退,皇上略一遲疑,還是抬手讓鳳輕塵出宮。

     把鳳輕塵留下來也沒有用,刑部準備的證據太粗糙了,根本定不了鳳輕塵的罪,如果那證據稍微給力一點,皇上也能強硬地將罪名,安在鳳輕塵的頭上,可偏偏……

     那些證據,連他都不信,更不用提西陵使者了。

     皇上同意鳳輕塵出宮,并不表示鳳輕塵沒事了,鳳輕塵相信,只要給刑部時間,刑部一定能炮制出更加有力的證據,到時候恐怕不容她多說了。

     這事她必須化被動為主動,皇上想要讓她背黑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皇上能把她推出去背黑鍋,她當然也可以把別人推出去背黑鍋了。

     之前翟東明不是說,皇室一口咬定瑤華公主是畏罪自殺嘛,那她就從畏罪自殺入手吧。

     走出宮門,鳳輕塵摸了摸胸前的令牌,上了前來等自己的馬車,沉聲說道:“去九王府。”

     九皇叔說九王府的人她都可以用,那她就讓九王府的人都忙起來。她要讓皇上明白,即使九皇叔不在,她鳳輕塵也不那么好欺負的……百镀一下“帝凰之神醫棄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