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玄幻魔法 > 死人經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五十四章 明朗

作者:洛帶所屬:玄幻魔法書名:死人經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說到太歲,我忍不住想起了小金和那尸陰宗的天道之尸。我體內的巫炁皆是來自于他們。我停留在印章天師中期已經有很長時間了,除了沒有找到合適的修煉功法外,最重要的原因是沒有大量的巫炁供我吸收。

     眼下我推測袁老爺子的最終目的乃是化成活太歲,這對我來說算是一件幸事,興許能從他身上得到大量的巫炁,增長修為。但小金和那天道之尸皆是主動將巫炁交與我,并非我主動求取。況且他們乃是天上耀星所化,并不是通過某種殘忍手段降生。

     但袁老爺子不同,他做的乃是有背天理之事,用的殺人取魂之法。這本就不能被天道所容,這一點我能夠明白。

     我知曉活太歲的實力,當初乃是陽神天師的燕南天都毫無抵抗。若是真的讓袁老爺子得逞了,也不知道會是怎么一般景象。雖說我對活太歲身上的巫炁心存渴望,但出于本心,我萬不能讓袁老爺子的陰謀得逞。

     好在眼下我大概是知曉了袁老爺子的目的,也不算太晚,我們還有時間能夠阻止他的行動。只不過,讓我有些想不通的是,他為何會告知方敏自己要殺害她的具體時間。他應該是知曉方敏一定會將這件事情告知我,到時候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況且當初他見到祭祀惡靈的時候,表現出那般懼怕的模樣。只要我和祭祀惡靈插手此事,他的目的就不會達成。那為何還要這般作為,難不成他是另有目的?

     想到此處,我忽然意識到,祭祀惡靈已經不在此處了,只剩我一人肯定不是袁老爺子的對手。莫非那袁老爺子已經知曉了此事?我似乎察覺到其中有一絲挑釁的味道。

     此時,方敏正殷殷切切的看著我,下巴不停的顫抖,似乎想要說什么,但也不敢打斷我的思緒。方敏是整件事情之中最重要的一環,想要阻止袁老爺子的陰謀,必須要力保她的性命。但眼下祭祀惡靈已離開,靠我一人怕是有些難以招架。不過我身上還有蛇靈和瞳瞳,他倆皆是印章天師的修為,興許能夠和袁老爺子一戰。

     既然袁老爺子表明了明日午后六點才會來取方敏的性命,那這段時間內她便是安全的。我將心中想法告知方敏,示意她不要懼怕,只要跟在我身邊就能保她萬全。

     方敏聽完我的話,臉上還是有些擔憂,但她似乎知曉此事她無能為力,只能相信我,這才點點頭,站在一側不再說話。方敏先前的言語,讓我將整件事情的想明白了。只不過,他怎么變成和尚模樣的,我卻依然不知。所以,袁老爺子的那些話,并不能改變我先前的計劃。

     我收回思緒,示意明覺和尚繼續往村子里走去。方敏先前還是紅白知賓的時候便去過袁老爺子家中,所以我們跟她跟快便到了地方。此時袁老爺子家的院子大門緊閉,我們喊了好幾聲,才有人出來。開門的是一位拄著拐的中年人,看他這樣子,應該就是方敏先前提到的袁老爺子那個斷了腿的大兒子了。

     他見我們這么多人來,面色有些緊張,并沒有讓我們進去,而是詢問我們所謂何事。我也干脆,告知了他我們前來的目的。那中年人聽完,面色一凝便破口大罵,一邊罵一邊就要將大門關上。我見此,順勢一步踏了進去,告知他這件事情關系到多人的性命。然后解釋了當年他們家為何會接二連三的發生意外。

     那中年人興許早就知曉他們家發生的事情事出有因,被我這么一說,心中也有了動搖,將我們請到屋內詳談。

     經過一番商討之后,那中年人總算是同意我們破開袁老爺子的墳墓。事不宜遲,我便帶著眾人重新回到了那片荒山。此時恰好是正午,乃是一天之中陽氣最盛的時候,好在此處有散陰陣,墳墓之中的殷勤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倒也不怕破開墳墓之后,里面的陰氣散出來會傷到普通人。但出于保險,我還是讓眾人退開些,只留下明覺和尚一人站在我身側。

     破開一座墳墓對我來說非常輕松,我也沒有用過多的手段,只是想卸甲劍拿出來面朝著墳頭的位置揮斬而下。只見墳頭上的那些松軟的泥土,一下子暴裂開來。原本乃是平坦的地面,已經露出了數米深的大坑。

     我察覺到明覺和尚一臉的驚訝,似乎沒有見過這種手段。不過我倒沒有在意他的想法,而是走到那深坑前,伸出頭往下探去。

     原以為這一劍下去,那袁老爺子的尸骨便會暴露在眼前。沒曾想,卻是讓我看到了詭異的一幕。那墓坑之中并沒有袁老爺子的尸身,就連先前一塊瓦缸的碎片都沒有。有的乃是一層裹著道炁的淡黃色屏障,這屏障給我一種很是熟悉的感覺,但一時間又想不起曾在何處見過。

     看到此處,我心中有了些想法。袁老爺子的后事是方敏主理的,若是有人在這墓坑里面放了什么東西,她不可能不知道。這墓坑之中并沒有袁老爺子的尸骨,這便說明,是有人在老爺子下葬之后,將他的尸骨偷偷轉移了。

     我用卸甲劍都無法將這屏障破開,這么看來,布下屏障的這人實力應該在我之上。但是,既然他將袁老爺子的尸骨轉移了,為何又會在此布下這個一個屏障。難道說,想要給人留下一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錯覺?

     心中突生此念,但轉瞬我便否定了這種想法。先前祭祀惡靈破開地面的那條縫隙仍在,地下還源源不斷的傳出淡淡的真龍氣息。這么說來,那人說不定是將袁老爺子的尸骨埋在了更深的位置,在此留下屏障便是為了防止有人找到袁老爺子的尸骨。

     這么一來,我倒是能夠斷定了,這墳墓周圍的散陰陣也是此人所為了。看來袁老爺子的這件事情乃是有人故意而為,這袁老爺子只不過是一顆棋子罷了。只是不知此人要培養一只活太歲作甚。

     能做這件事情的人,肯定直接關系到他的自身利益。想到此處,我一下子將先前泰國佛教的事情和此處聯系了起來。但似乎邏輯上有些站不住腳,泰國僧人為何會不遠萬里來此。而且他們又怎會懂得道家手法,還偏偏選中了袁老爺子的尸體。能和巫炁有直接關聯的,除了泰國佛教以外,便只有巫族了。

     難道說,這里的事情乃是巫族的人所為?若真是如此,這里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釋。巫族之人想要提升修為,必然需要打量的巫炁。但這巫炁不同于道炁,道炁可以通過轉化真龍氣得到。但巫炁只能從太歲身上獲得。可我知曉的太歲僅存兩只,一只在泰國大王宮,另一只乃是小金,但他下落不明。若是他故意躲起來,沒人能找得到他。

     這么說來,巫族的人想要在此制造一只活太歲,興許也是迫于無奈了。想到此處,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該繼續阻止他們的行動。我站在原處,眼睛盯著那淡黃色的屏障,莫名有些愣神。

     可突然,我透過那淡黃色的流光,看到幾件十分熟悉的東西。我一時之間不敢我那個妄下結論,只好湊上去想看個究竟。我足足盯了有一分多鐘,這才想到那些東西,乃是當時胖子在鎖靈塔外面對抗妙絕和尚之時使用過的。當時令胖子說起過,那陣法乃是管真人教給他的保命之法。

     想必這陣法不會輕易被外人習了去。這么說來,在此布下陣法的也是占驗派的人了。而且此人又和巫炁有關聯,我腦中蹦出一個名字來——南宮。

     他行蹤飄忽不定,行事風格令人捉摸不透,想必這里的事情正是他所為。想到南宮,我不禁想此事和我自己聯系到了一起。按照南宮的一向做事的動機來看,幾乎每次都在幫我拿到什么東西。難不成這次培養活太歲也是為了我?

     想到此處,我心中一陣駭然。先前南宮做事的手段有些過于殘忍了,從殺害嶗山掌教,再到袁老爺子化身活太歲。將他人的性命當作兒戲,這種事情是我斷不能接受的。哪怕到時候他能夠得逞,讓袁老爺子順利化身太歲,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斬殺。

     我心志堅定,站起身來抖了抖身子。既然卸甲劍無法破開這屏障,那我只好使出最強手段了。我扭過頭,示意眾人再次退開些,就連明覺和尚也并不意外。

     明覺和尚見我面色嚴厲,也不敢開口詢問,只好默默地往后退開數十米。我見眾人散開之后,便從口中祭出軒轅劍,隨即腳下踏出九星天罡,與此同時道炁源源不斷的往軒轅劍中輸送進去。

     待體內的道炁快要虧空之時,我這才揮動著軒轅劍,朝著那屏障砍了過去。劍氣落下的瞬間,那屏障之處傳來一陣類似雷鳴般的轟響。緊接著,整個地面都隨之抖動起來。不僅如此,地面裂開幾道口子,似乎有爆裂之勢。我見狀,收回軒轅劍,騰空而起,雙眼死死的盯著那一片塵煙的地方。百镀一下“死人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