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玄幻魔法 > 死人經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四百零二章 柳族

作者:洛帶所屬:玄幻魔法書名:死人經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心中想起了小白蛇,但我也不確定狐女要找的是不是他們,于是便開口詢問。狐女似乎也不知曉,但她思考片刻之后,開口道,“此地雖大,但說有兩個柳族,卻沒什么可能,應該便是她的族群了。”

     這話有理,于是我便點了點頭,“這樣的話,我應該能幫你打探些消息。”

     先前這狐女拼命救我,此時我自然沒有不幫她的道理,說完之后,立刻便將蛇靈喚了出來。

     這家伙還是平日那副慵懶模樣,出來之后,先是伸了個懶腰,然后才笑嘻嘻的,問我何事。

     我指了指四周,開口問道,“你可知這神農架左近,可有柳族存在,若有的話,他們在何處?”

     蛇靈一聽,卻白了我一眼,憋著嘴道,“這問題你問我干啥?我對這里不熟,龍爺我也不是柳族的人。我是龍他們是蛇,這能一樣嗎?”

     蛇靈不是柳族的人?我唯一皺眉,先前他與那小白蛇慧慧在此相會,在加上他本體便是蛇,我下意識以為,他就是此地柳族之人,誰知竟想岔了。

     正欲再問慧慧之事,蛇靈卻擺了擺手,繼續道,“龍爺我當年的確在這神農架廝混過,但跟這邊柳族從未打過交道,跟慧慧也是半路相識,做了便宜夫妻……”

     或是因為說到了慧慧,蛇靈忽然停了下來,想了想才繼續道,“我好像聽慧慧說起過,她是柳族的人,因為家中長輩強迫她嫁給一個丑八怪,這才跑了出來認識了我……要不咱去找慧慧?”

     不用我回答,一旁的狐女好不容易探聽到柳族的消息,自然立刻便點頭答應。

     蛇靈剛才似乎并未看到狐女的存在,聽到她的聲音,這才轉頭過去看著她,面色有些凝重,問我這是何人。

     論根本,蛇靈是鱗蟲,狐女是妖獸,本屬同類之物,加之狐女有陽神修為,蛇靈滿臉驚訝卻也正常。

     我將狐女的身份說了一遍,蛇靈自然知曉青丘族之事,聽聞是青丘狐女之后,面色這才恢復正常,點點頭道,“那咱們就去找慧慧吧,她應該還在以前那個峽谷居住。”

     蛇靈說的峽谷,便是最初我來此地時,發現的那條霞帔澗峽,那次我跟蛇靈一起去見過慧慧,自然輕車熟路,也不需蛇靈帶路,我直接當先往那個峽谷走去。

     一路上蛇靈臉色都十分平靜,半點沒有要見自己老婆的激動模樣,想來也是正常,除了當初第一次來時,這家伙咋咋呼呼的說自己想念慧慧的緊,后面我又多次來到這里,蛇靈也不過只去見過一次慧慧而已,這家伙頗為薄幸,估計也沒太把自己的便宜老婆放在心上。

     半個時辰之后,我們便到了霞帔澗峽。此處跟我們當初來時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以前這里是一片不毛之地,現在卻是荒草叢生,而且沒有了一絲陰氣。

     最早那次見慧慧時,她曾說過,自己之所以躲在這個峽谷之中,不單單是為了躲避別人的追殺,更重要的是,這峽谷內有數十萬陰魂大軍。她靠著吸食那些陰魂,提升了修為。后來見到她時,已經快要化蛟了。

     只是自那之后,數十萬陰魂大軍便被我盡數將其吸進了玉環中,也不知這件事后,慧慧是否還留著這里。

     這么想著,我便散出靈識感應了一番,卻沒有感應到慧慧的氣息。當年我見她時,修為太低,也不記得她的氣息如何,此時沒感應到,卻也不代表她不在。

     心里正琢磨著此事,蛇靈這時候卻忽然停住了腳步,臉色有些微變。

     我不知他發現了什么,連忙開口詢問。蛇靈這才搖頭道,“我感應了一番,慧慧的氣息已經不在先前那個山洞里了……她似乎離開了這里。”

     這個結果方才我心里已有推測,此時聽到蛇靈證實,心里卻也沒有什么波動。而一旁的狐女,原本正滿臉欣喜,猝然聽到這個消息,臉色瞬間耷拉了下來,變成了滿臉失望。

     畢竟有救命的恩情在,看到她這般模樣,我心里也有些不忍,便開口詢問蛇靈,問他能否有其他手段找到慧慧。

     蛇靈思索了一下,才開口道,“我也沒什么好辦法,這些年我跟她之間,本也沒有多少聯系……不過咱們還是去她以前居住的那個山洞里看一下,或許能找到什么線索。”

     好像也只能如此了,我點點頭,叫上狐女,跟著蛇靈,一起往那山洞尋了過去。

     路上經過一處山崖,蛇靈卻是停住了腳步,開口告訴我說,當初他就是在此處,遇到了遍體鱗傷的慧慧。蛇靈本不打算理會,但畢竟是同類,耐不住慧慧的求救,這才心生憐憫,把她救了下來。那之后,他們在一起呆了幾年時間,蛇靈耐不住寂寞,就離開了此地,到外面游歷,結果沒過多久,他就被人取了性命,躲到一個道器羅盤之中,勉強維系著殘魂不滅。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蛇靈說起自己以前的事,心里頗有些好奇,正欲再問,他卻不再言語,抬腳又往前走去,很快便到了先前慧慧居住的山洞之外。

     到了這里,根本不用進去,我也知道慧慧不在里面了。此時山洞之外雜草叢生,明顯已經許久沒有活動跡象了。

     我隨著蛇靈一起進了山洞,里面空無一物,走動一圈之后,蛇靈搖了搖頭,告訴我說,這里已經沒有了慧慧的氣息,也沒找到什么有價值的線索。

     事情至此,基本已經走入了一個死胡同,狐女輕嘆一聲,無奈開口道,“找不到也沒辦法,我只能回去向大祭司告罪了。”

     我也嘆了口氣,本想幫助狐女,誰知卻沒幫到,心里不免有幾分愧疚。

     又在山洞里呆了片刻,我們三人便抬腳離開了,結果還沒走出去多遠,身后卻傳來幾股妖氣。

     此時我們三人都有陽神修為,靈識也頗為相近,幾乎同一時間停住了腳步。

     不等轉身,我便已經判斷出來,身后追來的,應是三人,修為皆在印章境界。

     雖然境界不高,但這三人速度卻不慢,等我們轉過身時,他們已經到了我們面前。

     這三人都裹著灰黑色的長袍,見我們轉頭過來,也未開口說話,只是用一雙灰蒙的眼睛打量我們,瞳孔還時大時小的收縮著。

     不用猜也能看出,這三人并非人類,而是蛇妖,極有可能便是狐女苦苦尋找的神農架柳族。

     我也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這柳族之人竟然主動來了我們身邊,于是我忙客氣的開口詢問他們的身份,想確定一下。

     那三人見我詢問,卻不理會,面色甚至越發的陰沉了些,獰笑道,“人族的小娃娃,也敢擅闖此地!”

     聽他這話,顯然是沒看透我們的修為,把我們當成了擅闖者。

     妖族敵視人類,也是應有之事,所以我也沒有介意,依舊笑呵呵的開口跟他們解釋。說我們是代表青丘狐族,來尋訪神農架柳族,有要事與之相商。

     聽我提起青丘狐族,這三人臉色才緩和了一些,不過敵意依舊沒有消失。這時狐女走上前來,展露自己的本體之后,他們這才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但依舊沒有帶我們去他們柳族的居住之地,而是讓我們在這里等待,說他們要回去稟告長老,再做定奪。

     眼下這情況,只要等到那柳族的長老前來,狐女便能夠完成任務了。我與蛇靈卻是沒必要再參與其中。

     想到這里,我便開口跟狐女告別。狐女自然是對我連連道謝,告知我說,她一定會將我的問候帶給瑤瑤。

     告辭之后,我便帶著蛇靈離開了此地。距離半年之期已然不遠,我還是先一步到火神廟那邊,看看會不會還有什么意外情況。

     畢竟之前那個老者已經尋到了此地,難保老會長那邊會不會再派其他人過來。

     我們才離開不久,我便感應到身后不傳來一股強橫氣息,多半是那柳族的長老到了。我也沒有在意,繼續往前行去。但此時,蛇靈卻忽然停住了腳步,面色陡然陰沉了下來。

     我不知何故,忙開口詢問,結果蛇靈告訴我說,他察覺到了慧慧的氣息。我不由一愣,莫非那柳族的長老便是慧慧?

     還不等我開口詢問,蛇靈卻是忽然轉身,朝著先前的方向急速跑去。這舉動弄得我有些奇怪,剛才在霞帔澗峽時,蛇靈的表現,明顯是不在意慧慧,眼下怎么又如此心急?

     雖然心里奇怪,但我也擔憂蛇靈出事,顧不得多想,連忙也跟了上去。

     等我們回到先前之處時,狐女正站在一個黑衣人面前,開**談著什么。這黑衣人應該就是柳族長老了,不過他全身都包裹在黑衣之下,看不清模樣,但從身形上看,明顯是個男性,不像是慧慧。

     我還沒反應過來,蛇靈已經沖了上去,一把便抓住了那黑衣人的領口,大聲喝問道,“你把慧慧怎么了?”

     面對突生的變故,那黑衣人卻也沒有絲毫懼意,對著蛇靈冷哼一聲,“哪來的小娃娃?不知死活!”

     隨著話音,他雙手之中,憑空生出一陣黑煙,狠狠地的朝著蛇靈拍去。

     先前我還沒有察覺,但眼下他動手之際,我才意識到,這人身上的氣息有些古怪,與他身后那幾個柳族蛇妖的氣息完全不同。雖說他們之間修為相差甚遠,但畢竟是同族,氣息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別?百镀一下“死人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