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歷史小說 > 崇禎十五年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615章 調兵遣將

作者:韭菜東南生所屬:歷史小說書名:崇禎十五年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十月十五日清晨,太子朱慈烺離開山海關,返回薊州。

     吳三桂和馬科率領各自的精銳騎兵,跟隨在后。

     “防諜,防諜,防諜~~”

     就像范志完啰嗦筑城一樣,朱慈烺也向范志完和黎玉田兩人再一次叮囑防諜的重要,這兩人是邊鎮督撫,對奸細的危害性當然是知道的,但朱慈烺還是要叮囑,唯有如此,才能令兩人更加警惕和重視。

     “還有,撤入山海關的撫寧百姓,爾等一定要妥善處置,絕不許百姓受難受餓!”

     “是。”

     范志完和黎玉田躬身,等太子的馬隊遠去,方才直起身來,相互一看,黎玉田恭敬的道:“督師,下官這就起身,回寧遠去了,不知督師可有什么要交代的嗎?”

     范志完捋了捋三縷長髯,清清嗓子,很威嚴的說道:“照太子殿下的鈞令,執行即可。”

     黎玉田知道范志完在裝腔作勢,但不點破,拱手:“是。”

     兩個督撫作別,范志完坐鎮山海關,黎玉田嚴守寧遠城,因為太子已經明確說明,建虜會在十一月初侵犯大明邊關,所以兩人一點都不敢懈怠,黎玉田一離開,范志完立刻就命令兵備道帶兵去往撫寧,接應從撫寧撤退而來的百姓,又嚴查奸細,回到寧遠的黎玉田則是關閉四門,加固城防,準備迎接建虜可能的攻擊。

     ……

     崇禎十五年,十月十五日。

     是日沖煞。宜,捕捉、畋獵。忌,安床、破土。

     沈陽。

     征明的十萬大軍已經在沈陽城外的原野中列陣完畢,其中兩萬名滿八旗的戰兵精銳,四萬名包衣奴才,也就是輔兵。漢八旗有三萬人。蒙古八旗極其附屬兵,一共三萬人馬則會在長城之外和滿漢八旗匯合,最終征明的兵馬會達到十二萬人。

     英武郡王多鐸為征明大將軍,多羅饒余貝勒阿巴泰為副手。

     多鐸是鑲白旗的旗主,因此此次出征,鑲白旗出動的兵馬最多,38個牛錄一共派出了三千五百名重甲精銳,八千名包衣奴才---不要小看這些包衣奴才,雖然他們不是正式的兵士,只是下賤的奴才,但也多兇悍善戰之輩。康熙朝,吳三桂起兵時、蒙古察哈爾布爾尼趁機叛亂、北京空虛,就是組織這些八旗家奴平定的。

     其余各旗出動的兵馬并不一等,多爾袞和阿濟格兩兄弟出動的精兵加包衣奴才一共有一萬兩千人,代善的兩紅旗出八千人左右,濟爾哈朗的鑲藍旗出四千人,兩黃旗最少,一旗只出了兩千五百人。不過多爾袞三兄弟并不在意,因為照慣例,出動的兵馬越多,未來的分到的戰利品就越多,在他們看來,征明是一件穩賺不賠的買賣,其他旗出動多少兵馬,他們兄弟三人還真不是太在乎。

     阿巴泰只是一個小小的貝勒,手下只有六個牛錄,但他是正藍旗的人,而正藍旗的旗主是黃太吉之子豪格,豪格雖然看不上多爾袞三兄弟,不想給多鐸加磚添瓦,但阿巴泰是他叔父,他又是正藍旗的旗主,總不能讓阿巴泰太寒磣了,于是撥給阿巴泰8個牛錄的人馬和奴才,讓阿巴泰一共可以直領七千人,加上滿達海統領的正紅旗人馬和一個漢軍八旗和一個蒙古八旗,阿巴泰的偏師一共有兩萬三千人---滿達海是代善的第七子,今年剛二十歲,代善令他統領正紅旗的人馬出征,一來是歷練他,二來也是向眾人表明,未來他會將正紅旗旗主的位置,交給滿達海。

     而八旗其他的人馬,包括七個漢軍旗,都由主帥多鐸直接統領。

     最初,建虜的漢軍旗只有兩旗,后來變成四旗,今年則擴充到了八旗。旗式、編制、官兵員額均等同建虜八旗,八個漢奸固山額真(旗主)分別為:祖大壽之子祖澤潤(鑲白旗)、劉之源(鑲黃旗)、吳守進(正紅旗)、金礪(鑲紅旗)、佟圖賴(正藍旗)、石廷柱(正白旗)、巴顏(正黃旗)、李國翰(鑲藍旗)。

     這些人,全部都是大明的降將。最早是天啟年,最晚在崇禎六年投降建虜,為建虜征戰,到現在,已經完全取得了建虜的信任。這一次,全部隨大軍出征。

     照建虜的編制,漢八旗每旗壯丁應該在7500人左右,不過并不能滿員,每旗壯丁最多也就五千人,此次征明,每旗出三分之二的兵力,也就是四千人左右。八個旗,一共三萬人。

     其中,祖澤潤(鑲白旗)將跟隨阿巴泰,為征明的偏師,其他人都在多鐸麾下,為征明的主力。

     設壇,祭天,賜酒賜旗,雖然建虜不是大明,但漢化卻已經頗深,大明出征的這一套標準流程,建虜人完完整整地都學了下來。

     黃太吉親自為多鐸賜酒賜旗,抓著多鐸的手,諄諄教誨,從行軍方略到如何應對明國的求和,再一次的叮囑。

     多鐸一一“記下”,隨即禮炮轟鳴,多鐸翻身上馬,向黃太吉和送行的其他親貴抱拳行禮,這中間,最重要的當然是他的兩個親兄弟,多爾袞和阿濟格了。多爾袞臉色凝重,阿濟格卻是一臉羨慕,另一邊的肅親王豪格面無表情,不經意中,嘴角甚至會露出一絲冷笑。

     多鐸躊躇滿志,信心十足,雖然昨晚和哥哥多爾袞見面時,多爾袞叮囑他,一定要小心謹慎,切不可小看大明皇太子,他表面上聽了,心中卻沒有太在意。一個黃口小兒,能有多大本事?看我殺他一個天翻地覆吧。

     “走!”

     多鐸一揮手臂,豪情萬丈。

     十萬大軍浩浩蕩蕩,漫天遍野,如黑云壓城一般,向明國殺去……

     離開山海關之后,朱慈烺策馬揚鞭,一刻不停。

     山海關之行,他終于是見到了關寧鐵騎,而從關寧鐵騎的雄健中,他也比較直觀的了解到了建虜八旗的強悍,短時間內,大明尚沒有和建虜鐵騎硬對硬的能力,只能用壕溝和火器招呼,另外,山海關的地理位置得天獨厚,是遼東與關內之間的“咽喉”。有山海關在,建虜就無法隨心所欲的逾越,也因此,朱慈烺才會嚴令范志完和黎玉田死守,不管關內如何,都不許出兵救援,他可不想重蹈前世里,界嶺口失守,薊州總兵白騰蛟帶兵救援,結果在野戰中被建虜軍消滅的覆轍。

     來時,朱慈烺走的是北線,返程則是南線。

     薊州到山海山有兩條路。

     所謂北線,是指從遵化、三屯營、遷安,到山海關。

     南線則是玉田、豐潤、灤州、永平、撫寧到山海關。

     北線靠近邊界峪口,可就近巡視長城,因此來時朱慈烺要走北線,而南線是人口密集區,主要的任務是撤退百姓,堅壁清野,為了檢查各地官員的執行情況,了解軍情和民情,朱慈烺返程走的是南線。

     一路,朱慈烺看到各城各地都在準備,從縣城到鄉間,銅鑼響個不停,縣城的衙役和官兵正在督促百姓們速速離開,聽從官府的指令,往永平或者山海關撤退。撫寧距離山海關一百里,所以撫寧地區的百姓都撤往山海關。

     令百姓們拋棄家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有建虜的恐怖之名,依然有很多的百姓不愿意離去,官府軟硬兼施,用盡各種辦法,甚至是用捆綁帶枷鎖的方式,才能將他們帶離家園。

     朱慈烺臉色凝重。

     為了堅壁清野,為了令建虜入塞之后,在薊州之東一無所獲,眼前的這些動作都是必不可少的。百姓被折騰被勞碌,總比被建虜人割去首級好,所以撤離百姓的動作,必須堅決執行,一絲一毫都不能懈怠。

     薊州以東的城池,除永平之外,小一點的縣城,如灤州,遷安等地,要全部放棄,百姓和守軍撤入永平城內,原本十萬人的府城,一下就擴張了一倍多的人口,難民的安置和城池的防守變得更加重要。

     十月十七日下午,朱慈烺進入永平府,巡查難民安置和城防的準備情況。永平巡撫馬成名和總兵趙登科沒什么大才能,勝在聽從命令。照朱慈烺的命令,整個永平府已經完全動了起來,城內的空地修建臨時住所,征用寺廟和空屋,力爭讓所有百姓都有地方住,不會在即將到來的冬季里凍死。城外的壕溝已經開始挖掘,城頭上,各種防御武器,從大炮到滾木雷石,正在日夜不停的準備。各個縣城退到永平的官兵,也在整訓中。

     但最最重要,也是朱慈烺現在最頭疼的糧草問題,依然還是束縛官府動能的最大阻礙。

     雖然朱慈烺在張家口查抄了不少的糧食布匹,但和一次撤離百姓的消耗相比,卻是杯水車薪,而買糧運糧需要一定的時間,雪上加霜的是,臨出京時,山西大地震,有一部分原本要運往京師的糧食,臨時改去了山西,更不用說河南的百萬災民。整個大明北方,到處都是糧米缺口,短時間之內,即使國庫里面有千萬兩的銀子,一時也無法籌集到更多的糧食。

     所以對馬成名的訴苦,糧食不夠,請殿下令戶部盡速調撥的請求,朱慈烺只能勉勵安慰,令他多從永平當地想辦法。

     永平總兵趙登科在歷史上毫無名氣,唯一的記載就是他在崇禎十五年的入塞中,戰死疆場,而跟在太子身邊的吳三桂和馬科都是沙場宿將,又有參謀司的三位高參,因此在永平停留的半天時間里,朱慈烺著重巡視永平的城防,令這些經驗豐富的武將和文官,對永平城防提出一些不足和改進意見。

     第二日清晨,朱慈烺離開永平,直奔玉田縣。

     連日的奔波,人困馬乏,但卻沒有人敢說辛苦,你不見,連太子都躍馬馳騁,誰還敢提出心中的苦?

     玉田縣位在薊州東南方,相比于其他小縣城的撤退,玉田縣不但不會撤退,反而要變成一座堅城,就像是一顆釘子一樣,釘在建虜可能前進的道路上。

     順天巡撫潘永圖,玉田兵備道吳英,知縣張棨,參將劉振華,還有精武營千總閻應元,臨清營千總崔克智,在城外列隊迎接。

     原本,朱慈烺想要等明確知道建虜主帥人選后,再決定閻應元的使用,畢竟閻應元是猛將,如果有機會,他還是想把閻應元留在身邊,作為殲敵中堅。但深思熟慮之后,他改變了主意,玉田至關重要,且在兵力緊張的情況下,他無法在玉田派駐更多的兵馬,因此,玉田主將非用閻應元不可,也唯有如此,才能保證玉田變成一顆“釘子”,不使建虜輕松逾越。

     四月份的時候,朱慈烺來過一次玉田,還祭奠了前玉田總兵、一代猛將曹變蛟。但現在的玉田,和四月份已經完全不同,城中聚集了周邊鄉鎮撤退的百姓,城外壕溝正在挖掘中,除了原先的一千多守軍,兩個千總,閻應元和崔克智的到來,令玉田守軍達到了五千人。玉田城小,一下多了這么多人,城里城外,到處亂哄哄。

     崔克智的臨清營本就是按照精武營的標準招募和操練的,又都配備了最新的遂發槍,雖然還沒有上過戰場,但朱慈烺相信,他們的戰力是有保證的。

     登上玉田城樓,遙望北方之后,朱慈烺就在城樓里召開軍議,聽取潘永圖的匯報,然后發布命令。

     順天巡撫潘永圖、參將劉振華從玉田舊路撤往三河,沿途破壞所有的橋梁,并在道路狹窄處挖掘壕溝,最大程度的給建虜制造阻礙。十一月初,天氣尚沒有到最冷的時候,河水沒有冰凍,斷了橋梁,又挖掘壕溝,原本三百里,建虜快速行軍要走五六日的路程,但因為修建橋梁和填平壕溝的時間,最少也得走十日以上。這樣一來,即便玉田失守,或者建虜大軍不顧后路可能被截斷的危險,從玉田城下而過,直撲三河,明軍也有足夠的反應時間,從薊州撤兵,馳援三河--薊州到三河道路平坦,一百五十里的路程,最多兩日就可以到。

     潘永圖和劉振華的任務,一是破壞玉田通往三河的道路,另外就是死守三河。

     ————感謝老粉“轉只彎”的打賞,謝謝~~百镀一下“崇禎十五年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