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 愿為你傾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54章 品酒

作者:觀刈麥所屬:書名:愿為你傾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狐姬大贊,“冷清弟弟的對,像我這樣的大美人,不應該得到獨一無二的嗎?”

     實話,真的不應該,像你這樣的女人,就應該被千夫所指,理不容。

     巨蟹心中暗道,嘴上卻:“千鈞大人怎么會氣,隨隨便便就能弄來很多件。”

     千鈞憋氣,他很想,他就是那么氣。

     這些人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養他們不用錢啊!

     想到王給的那些東西,千鈞氣順了,王總算是明白他的苦。

     洞里,玄毅木訥的吃著烤雞,對于這東西,他真的沒有什么愛好。

     但入鄉隨俗,他需要習慣,要是一直不吃飯,在人類眼里他就不正常了。

     一只烤雞只留下了雞腿,他抬頭看著色,把雞湯加熱,乘著夜色下山。

     風語是被一股香味誘醒的,睜開眼就見房里坐了個人。

     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玄毅,大晚上的風語第一反應就是有事。

     “皇先生,您怎么在這。”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那么淡定,可她就是很淡定的起來,很淡定的在問。

     玄毅嘴角蕩開笑容,平和的道:“過來。”

     桌子上的雞湯跟雞腿讓風語很迷茫,這位大晚上過來,就為了送這個?

     不對勁,她肯定是在做夢。

     “喝了,對身體好。”玄毅一本正經的。

     聽到這話,風語終于消化過來,原來是擔心她的身體呀!

     的確,發燒得好好補補,雖然晚零,但有這個心已經很好了。

     “謝謝皇先生!”

     啃了一只雞腿,喝了一碗湯,風語實在吃不下了。

     玄毅赤裸裸的眼神盯著,她亞歷山大。

     “皇先生,能不吃了嗎?我都要撐壞了。”大晚上吃這么油膩,真的好嗎?

     玄毅看了她的肚子一眼,感覺好像長大了很多,這才點頭離開。

     “皇先生,您的湯。”這么大瓦罐,好可惜哦!

     玄毅扭頭,淡淡的:“明早再喝。”

     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白白得了一鍋雞湯,風語都不知道該怎么想了。

     明喝肯定沒那么鮮了,想了想她把家人叫起來,才把這些東西解決掉。

     風議咬著雞腿,羨慕的問:“四娘,皇先生什么時候來的。”

     為什么他什么都沒聽到,好香的雞湯。

     “就剛剛呀!”風語一臉單純。

     風源一把拍在風議背后,“吃還堵不住你的嘴,趕緊吃。”

     “四娘,以后皇先生要是過來你先告訴我們,免得連個水都沒得喝。”

     那子肯定居心不良,大半夜的過來送雞湯,真當他是傻的。

     只不過吃了就吃了,兩個孩子都是要補身體的時候,這雞湯來得正好。

     “知道六,我也沒想到皇先生會過來。”還嚇了她好大一跳,幸好她沒亂叫,不然家里都亂套了。

     “這皇先生是怎么進來的?我明明鎖好了門。”風母放下碗一臉困惑。

     風語趕緊搖頭,“我也不知道,開門就看到皇先生在院子里。”

     風源擺手,“這事你別問,皇先生自有主張。”

     他相信那位皇先生不是亂來的人,越是貴族,家教越嚴。

     連那般貴重的狼毛披風都給了,一鍋雞湯算什么。

     只是雙方差距太大,還不如讓四娘什么都不知道。

     “四娘,你去睡吧!東西我們收拾就好。”

     風語點頭回房。

     風母聲問道:“源哥,你就這么不管了?這事可不能放任,四娘太單純了。”

     風源安撫性的拍了拍風母的手,“放心吧!皇先生可能跟我們想的不一樣,或許他沒那樣的想法。”

     要真有想法,以皇先生的能力,相信四娘也不會受委屈。

     關鍵還在于四娘自己,只要她愿意誰也攔不住。

     “沒那想法又是送披風,又是送雞湯的,當初你都沒送過。”

     風母幽怨的看著風源。

     風源尷尬,這扯著扯著,怎么扯到他頭上來了。

     “那時不是沒條件嘛!后來家里好了,不是都還回來了。”

     風母一想也是,比起很多女人,她要幸福得多。

     “反正這個皇先生我看是對四娘太關心了,以后肯定會惹出是非的。”

     “媽,您要是怕,找個好人家給四娘定親,這樣皇先生就明白了。”

     風議搖頭晃腦的往房間走。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這句話他聽都沒聽過。

     風母搖頭,“要是這么簡單就好了,現在上哪去找好人家啊!”

     “找不到就不找了,順其自然,不定四娘就有那樣的命。”風源很自信,他的閨女怎么會差。

     次日一早

     “幺爺爺,我來了。”風語砰砰砰的敲門。

     老爺子飯碗都沒放,趕緊過來給她開門。

     “丫頭怎么來這么早,吃早飯了沒?”

     “吃了,幺爺爺,您慢慢吃,我把藥材拿出來曬曬。”

     完風語直徑走去藥房,看到已經曬好的藥材,一臉懵逼。

     她本就是擔心藥材在家里放太久會壞,才大早起來的。

     “丫頭,藥材你嬸嬸已經曬過了,你先過來坐會兒。”

     風語只得退出來,坐在老爺子身邊問:“幺爺爺,你要是用酒泡藥材,會不會很難?”

     老爺子一愣,隨即笑了,“那要看你想要什么效果,如果只是普通藥酒,那隨便配點就校”

     “但要是用珍稀藥材,那一定得搞清藥效,配量,還有跟酒搭配的療效,”

     “一般村民們泡藥酒都是用的白酒,但白酒味道不佳,泡成藥酒之后味道可能有些奇怪。”

     風語好奇的問:“那幺爺爺您用什么酒啊?”

     老爺子大笑,“老頭子當然用你家的酒。”

     “當年你奶奶釀的酒大部分都到了我這里,你家里的藥酒都是我配的。”

     “可惜啊!自打三年前他們出事之后,這酒就斷了。”

     他的好酒,好兄弟!

     風語沉默了半才問:“幺爺爺您能教我品酒嗎?”

     老爺子奇怪的看著她,“女孩子學什么品酒,你……”

     “幺爺爺,奶奶生前我有釀酒的賦,可惜我一直都沒怎么學,現在我想學了。”可惜伊人不在,她再也找不到那個疼她寵她的老人了。

    
百镀一下“愿為你傾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