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 愿為你傾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33章 三爺

作者:觀刈麥所屬:書名:愿為你傾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甚至于,她都不能聚集靈識逃到空間去。

     “吼……”他越近一步就感覺越是恐懼,終于到了三米外,他驚恐的大吼。

     蟑螂精捂著頭一臉痛苦,風語也很難受,關鍵是這東西的聲音實在是太難聽了。

     “救……救命”

     千鈞趕來之時,風語已經倒地,看到這一幕,他滿心都是憤怒,他家夫人豈是他們能夠欺負的。

     然而,還沒等他動手,面前的兩只精怪就碎裂而亡。

     玄毅瞬間出現在風語身邊,看著懷里的寶貝虛弱的樣子,他心疼至極。

     “語兒,你醒醒,醒醒,感覺怎么樣了?”

     焦急的他已經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因為怒氣氣勢一觸而發,滿山精怪都為之顫抖。

     風語聽到聲音醒來,眼中還帶著迷惑,她記得自己暈過去前那只黑毛猩猩要沖過來了,怎么一眨眼就變成這樣了。

     “先生,你怎么在這?”難道她已經被咬死了,這是在做夢?

     呸呸呸,死了還怎么做夢,肯定是山上的兩個家伙又去村里了,連先生也死了。

     看著無緣無故就嚎啕大哭的人,千鈞忍著想笑的心扭頭。

     “怎么了?語兒乖,不哭。”玄毅滿臉心疼的安慰。

     心里恨不得把剛剛捏碎的兩個家伙提出來再捏一遍。

     “嗚嗚嗚……先生怎么你也死了,老怎么那么不公平。”

     聽著這帶著哭聲的話,玄毅頓時無語。

     “傻,誰死了,我們都好好的。”他伸手揉了揉風語的頭,滿心憐惜。

     他最疼的家伙居然被嚇成這樣,這些東西該死。

     不過家伙打哪得來的結論,難不成他很弱?

     “沒……沒死,我也沒死。”她打著嗝抹著眼淚。

     沒死,那剛剛那個黑毛猩猩呢!還有那只抓她的蟑螂呢?

     “先生”她可憐兮兮的望著。

     玄毅搖頭失笑,“它們都死了,誰也不能傷害你,不要亂想。”

     傻姑娘,他要是在岐山都保護不了她,那他怎么敢把人帶在身邊。

     “先生,嗚嗚嗚……我好怕。”她錯了,不再一直煉藥了,修為雖然隨著煉藥的次數品級越來越高,可她沒有實戰經驗。

     遇上這樣的事,她的藥劑半點用都沒有,只能傻傻的等死,要是她厲害點,能跟狐姬一樣,就不用在心里祈求了。

     “別怕,我們回家,睡一覺就好了。”看著哭得傷心的人,他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明明沒什么事,卻跟個孩子一樣,一直哭纏。

     他們走后,空中飄逸著一句話,“一個不留”。

     這是玄毅的吩咐,雖然千鈞早已明白,可心里還是無奈。

     王是徹底陷下去了,也不知以后該怎么辦?

     哪怕風語如今修煉了,還會煉藥,但如今靈氣缺乏,她能達到什么階段,還是未知數。

     對于王而言,風語的生命是短暫的,他怕等風語走后王會崩潰。

     “先生,腿軟。”風語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玄毅聞言故意道:“我腿不軟,你先回房,我去廚房拿點湯。”

     被嚇成這樣,沒有特制安神湯,怕是今晚都難眠了。

     “唔”風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的明明是自己腿軟走不回去,這人是不想過了。

     “生氣了,逗你呢!”著他大把往房間走,把人安置在床上才放心。

     “乖乖等著,爺去廚房一趟。”

     “不要”她柔柔的,手拉著他不放。

     “不要那你要怎么樣?”他笑問。

     “你陪我,我怕。”萬一還有那些東西怎么辦。

     他考慮良久:“要陪也可以,叫老公。”

     他早想讓家伙改口了,只可惜這家伙倔得很,一直都沒改。

     雖然這樣有點趁人之危,可誰讓他不是君子,他只是她的老公。

     風語搖頭,她才不叫呢!村里很少人用這樣的稱呼。

     一般叫自家男人都是帶個哥字,表示親近。

     只有大城市才用這樣的稱呼,他們用反而別扭。

     “毅哥”

     聽到軟綿綿的聲音,玄毅渾身一顫,感覺比什么老公好聽多了。

     “再叫一聲。”

     “毅哥”風語羞紅了臉,赤裸裸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她哪能感覺不到。

     “再叫,寶貝。”帶著情欲的聲音讓人顫抖。

     她躲進被子不肯再叫,可手卻一直沒松開。

     “呵呵……看來語兒是離不得人。”著他翻身而上,引來一聲驚劍

     幾次之后,他疼惜的親了親她,換上衣服點了熏香。

     “乖,好好睡一覺。”

     …………

     “轟隆隆”

     電閃雷鳴,整個風家村籠罩在黑暗當鄭

     岐山之中是一片慘叫,卻無人知曉,傾盆大雨連綿不斷,洗刷著世間的罪孽。

     “黑了,這變得快。”

     透明的窗關上,屋內傳來咳嗽聲。

     “三爺,您身體不好,怎么又開窗。”

     男子擺手道:“沒事,趁著現在能看多看看。”

     “老五,你告訴我,外面如何了?”

     老五低頭,眼中帶著血絲,“三爺,自打您身體出了問題,我們好些兄弟都被為難了。”

     “三爺,您一定要好起來,不然兄弟們都要堅持不下去了。”

     “咳咳……老五,你覺得我還能好嗎?”三爺自嘲一笑,他也想好,可尋醫問藥大半年,卻沒有一點起色。

     “三爺,我想再去一趟岐山。”老五眼一瞪,心里做了必死的準備。

     上次他去過岐山,運氣好沒出事。

     可也沒找到什么東西,以至于去了也是白忙活。

     可三爺的身體越來越差,那是唯一的機會,那里或許有治療三爺的辦法,不然老師傅的卦象怎么會三次都在同一個地方。

     “不,那地方不能去了。”三爺堅定不移的。

     這半年多來,多少人看中那塊肥肉,可又有誰真的吃到了。

     他已是必死之人,何必還有連累身邊的人。

     “三爺,您再試一次,肯定會有辦法的。”老五恨不得立即沖過去,三爺可是他們的頂梁柱。

     三爺低頭,“老五,你不了,不要孩子氣,我這病是好不了了。”

     “不,我不信。”老五激動大吼。

     他怎么能接受,怎么讓他接受,這是三爺的命。

    
百镀一下“愿為你傾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