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 愿為你傾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527章 很難哄的那種

作者:觀刈麥所屬:書名:愿為你傾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你們風總家是怎么想的,現在誰家沒幾個孩子,就他們家生一個就不生了。”

     “這有什么奇怪,不定是身體問題,我記得以前我們隔壁就有個女的,生了一胎身子沒養好,醫生不能生了。”

     “身子不好,你們看風總那白里透紅的面色,像嗎?”

     “不像,我到覺得另有隱情。”

     “你們擔心風總,還不如擔心一下狐姐,她都那么大人了,也沒見要找個人依靠。”

     “狐姐現在是大明星,我侄子侄女可喜歡她了,明星都不會結婚很早的。”

     “這不是早不早的問題,你們知道狐姐多大了嗎?好像自從狐姐出現,她就那個樣一直沒變。”

     “這點風總也是,你們狐姐是不是還藏著秘方,不然她們怎么保養的那么好。”

     “這個你們就得自己去發現了,現在誰有個秘方不藏著。”

     “我家還有個秘方呢!我爸寶貝的很,也沒見有什么用。”

     “別叨叨了,雨了,我得趕緊回去。”

     “一起”

     “一起”

     “……”

     大樓很快熄滅療,大門上掛著一把巨鎖,據至今為止,連最出名的大盜都沒撬開過。

     這也是千玨集團最出名的一物。

     這把鎖,曾經難倒多少想偷秘方的人,也難倒了多少大盜。

     這于他們而言是個巨大的挑戰,但對千玨集團的人來,這把鎖很重。

     它的分量重,體重也是一樣。

     每次鎖門,都需要三四個人一起,開門也是一樣。

     所以,千玨集團的人永遠都不會忘記鎖門,對他們而言鎖門已經成為一件大事。

     莊園內,風語看著跟落湯雞一樣的,眼皮呼呼的跳。

     這蠢孩子真是她家的嗎?

     “媽媽,你們終于回來了。”

     風語沉默的看了眼千鈞。

     他道:“我接到時,他已經跑到半路了。”

     至于為什么不避雨,他也清楚的很。

     阿好眨著眼不話,他沒有被淋濕,因為他是千鈞在學院接到的。

     至于,他也是沒辦法,誰叫他攔不住。

     “皇弈,你是不是蠢,誰叫你跑回來的?”

     這個蠢孩子,真是被他氣死了。

     嘟著嘴:“我想去接媽媽。”

     還不是老男人太卑鄙,他看下雨了,生怕老男人又不帶媽媽回來,所以才趕著去接。

     誰知道半路遇上千鈞,告訴他老男人已經去接媽媽,而且今晚一定會回來。

     知道冷清也跟著去了,他自然不擔心,于是又返回去接阿好。

     剛剛到家,他本來打算去換衣服,誰知道那么巧,一起都到了。

     “咳…語兒,讓他去換個衣服。”玄毅聲提醒。

     臭子什么想法,他能不知道,想博取同情,可用錯了方法。

     “恩,你趕緊換身干凈衣服來。”她煩悶的揮手。

     氣不好,心情也跟著不好,再加上兒砸犯傻,心情就更不美妙了。

     連忙回房換衣服,把身上的濕衣服都脫下來,才想到玄毅有可能在樓下他壞話。

     其實,不用玄毅,風語也氣的不輕。

     稍微想想也知道,為什么那么趕。

     好幾次玄毅都借著氣接她去公司住,這是被嚇到了。

     “語兒,別擔心,他身子骨好著呢!”

     風語無奈道:“再好也是個孩子,我們總不能讓他繼續下去。”

     這種想法不對,就應該立即制止。

     當然,玄毅也有責任,如果不是他,也不會怕他們不回來。

     “這事交給我,我肯定好好教育他。”

     玄毅信誓旦旦的,完全不知道自己也踩到雷區了。

     “交給你,然后你們一起惹我是吧!”

     “不止他,你也一樣,父子倆搞得跟仇人一樣,我還從來沒見過。”

     那你現在見識到了。

     千鈞心想,這對父子要是不鬧了,除非夫人出事。

     不然,他們怎么可能統一戰線。

     玄毅尷尬的坐在那,看哪都不順眼。

     “呃,我先回房,晚飯就不吃了。”

     “我中午吃的多,也不吃了。”

     直到人都走完,風語才發現他們這么跑玄毅。

     平常一個個笑嘻嘻的,沒想到還是有眼色的。

     她抬頭笑著:“生氣了。”

     玄毅板著臉不話,能不生氣嘛!

     老婆把他當兒子教育了,他又不是孩子。

     “毅,我這也是為了你們。”

     她好虧,生了個兒子,老公就變成這樣了。

     明明是個威武霸氣的大男人,現在卻跟孩子一樣喜歡吃醋。

     “……”

     玄毅還是不話,他嚴重表明了,自己很生氣,很難哄的決心。

     對此,風語瞪了他半,最后敗在他委屈的眼神下。

     “毅,我錯了。”

     她果然是被慣壞了,都敢在那么多人面前他的不是。

     “你沒錯。”他嘆了口氣。

     誰又有錯,他們都是出于自己的立場在考慮。

     他希望語兒眼里只有他,皇弈何嘗不是。

     老婆才是真愛,兒子只是意外。

     只有語兒這個傻女人,總認為他們能和平共處。

     有個跟他搶老婆的兒子,他都恨不得塞回去不生了。

     “毅,那你還生氣嗎?”

     他無奈一笑,“我何時生過你的氣。”

     他只是氣自己,為何不能大氣一點。

     給兒子一點地位,也給其他人一點余地。

     如果他能做到公平對待他們,他也不是皇玄毅了。

     雨一直在下,雖然沒有開始大,但連綿不斷的雨滴總是會讓地面積起一攤水漬。

     花園的排水還算好,至少沒有把花花草草沖倒。

     風語拉開窗簾看著窗外心里滿心無奈。

     一場大雨阻斷了他們進城的路,皇弈上不了學,他們也上不了班。

     昨夜沒回來的狐姬倒是給他們打電話報平安。

     據這次大雨要下幾,街道都無法正常運校

     狐姬被困在劇組,還好導演早準備了不少物資,并沒有讓他們餓著。

     “哎!”

     “怎么了?”

     “有點擔心,這雨要是不能按時停止,公司的事就要耽誤了。”

     “放心,不止這里會有水災。”

     他高深莫測的看著遠方,真正的水災可不止這樣。

     真正受災的地方,也不會是他們這里。

    
百镀一下“愿為你傾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