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 愿為你傾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533章 太歲頭上動土

作者:觀刈麥所屬:書名:愿為你傾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聽不懂黑錦鯉什么,但看他一直都在吐泡泡,心里也開始喜歡上這條顏色不一樣的錦鯉。

     “你真傻,怎么就被抓住了,老男人不安好心,肯定會虐待你。”

     “你知道嗎?我可是他親兒子,他都經常虐待我。”

     “他可壞了,不管別人死活,你要是有主人,可得叫他離老男人遠點。”

     “他揍人可痛了,你這么,還不夠他一巴掌拍的。”

     “哎!真可憐。”

     黑錦鯉被嚇的瑟瑟發抖,水里波浪一圈一圈暈開。

     清水染上墨色,很快整個魚缸都變黑了。

     這狀況嚇得一抖,腫么肥四?

     這魚仔真這么毒,隨便一嚇就變成這樣?

     看看那水黑的,他都以為放了半斤墨。

     闊是,他就是的恐嚇一下呀!

     他并沒有很過分,真正過分的是那個老男人。

     對,就是老男人把魚仔嚇成這樣的,跟他沒關系。

     “哎……”

     “唉……”

     “算了,算了,我不了,免得你以為我嚇唬你。”

     “其實,我已經被丟過好幾次了,要不是他親生的,媽媽又疼我,這會都不知道墳頭的草有多高了。”

     “呵,你想有多高。”

     冷嘲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一僵。

     好倒霉,過壞話都被抓個正著,怎么就沒人提醒他一下。

     他就是打不過,才出來偷偷念叨,怎么連話都不讓他自由一下。

     言論自由懂不懂,雖然他是子,可老子不慈,憑什么他就得孝。

     父慈子孝,重點就在前面,父慈了子才能孝,父都不慈,還有什么子孝。

     他沒錯,對,就是這樣。

     “皇弈,你不解釋。”玄毅看著,難得的沒有發火。

     可能夜晚的生活太美妙,白起來還沒走出來。

     看到平日里討厭的兒子,他也不覺得難以接受了。

     解釋什么,解釋父慈子孝的故事嗎?

     那父慈是開始,子孝是結局,就那么簡單。

     他心里翻著白眼,嘴上卻:“爸爸,這魚仔不是你帶回來的俘虜嗎?我正在幫你教訓它。”

     呵呵,信你個鬼。

     用他來教訓嗎?

     “我剛剛好像聽誰墳頭長草了。”

     搖頭,“我是得罪爸爸的人都會很慘,他們墳頭的草都比我高了。”

     “你也知道,那你怎么成不聽話。”他陰森森的。

     黑錦鯉嚇得去了半條命,那屁孩的是真的,這個男人真可怕。

     連親兒子都不放過,更何況它這種第一次見面的妖。

     “爸爸,我是你兒砸,你怎么能這么。”

     他好傷心好難過,媽媽怎么還不來。

     “那我該怎么,夸你皇弈還是獎勵你。”他冷哼一聲,周身空氣都仿佛要凍結了。

     咬著唇一臉不甘不愿的,“爸爸,你這樣早晚會失去我的。”

     他不要這樣的爸爸,為什么他的爸爸是這樣的。

     啊~

     “放心,離家出走不用告訴我,我會安慰好語兒的。”

     玄毅的毫不在意,孩子都長那么大了,還不獨立以后怎么辦。

     他要的是個頂立地,豪情萬丈的兒子,可不是一個成撒嬌,要媽媽抱的北鼻。

     “你”

     指了他半,不出話來。

     氣呼呼的跑進房間,霹靂吧啦響了好一陣,搞得玄毅還真以為他在收拾行李準備離家出走。

     正想偷偷去把路上的灑開,免得他們阻攔,就見那家伙氣沖沖的跑出來,往山上走了。

     呵……

     離家出走

     連門都沒走出去,有出息倒是走呀!

     “怎么了?這是怎么了?”

     巨蟹慌忙跑出來。

     他就去趟廚房的功夫,發生什么大事了。

     那樣,誰欺負他了?

     “千鈞大人,怎么了?”

     千鈞不話,斜了他一眼,孺子不可教也。

     “千鈞,過來。”

     “王,您有何吩咐。”

     千萬不要讓他去找,這樣他很為難。

     他是幫王呢?還是幫?

     “問問這家伙,看看有沒有什么價值。”

     他把這家伙帶回來,可不是為了養它的。

     要是沒有利用價值,這一趟可就白跑了。

     對方的目的不在首都,就算他不去,雨還是會停。

     千鈞點頭,靠近黑錦鯉。

     “喂,我是。”

     “你什么?”

     “再一遍。”

     “艸,誰TM敢動我的地盤。”

     風語啪的一下把電話掛了,氣勢騰騰的站起來。

     “巨蟹,備車。”

     艸,TM居然有人敢動她的千玨集團。

     還趁著她不在,把整個集團都翻了一遍。

     她就是幾沒去,就是看著下雨懶得出門。

     為什么?

     她掛了那么大把鎖,難道都瞎眼了嗎?

     她不想被人光顧啊!

     這么大的鎖都攔不住他們,他們是要上啊!

     “夫人,怎么了?”巨蟹急急的問。

     路上的水還沒退下,雖然不影響他們開車出行,但在水中開車,也是要考驗技術的。

     能不去自然是不去,要是沒辦法,就一定得去了。

     “怎么了,關你什么事,還不去備車。”

     巨蟹摸著鼻頭一臉懵逼,好怕怕,夫人瘋了,肯定是。

     “狐姬,現在在哪?”

     “馬上回千玨,出事了。”

     “我在家,馬上就過去。”

     掛斷了狐姬的電話,巨蟹才把車準備好。

     這次風語風雨無阻,哪怕水深到腿,她也依然準備出門。

     巨蟹的車開得很穩,哪怕風語催得緊,也一樣保持平穩。

     “夫人,你著急也沒用,該發生的都發生了。”

     他覺得這些都不重要,千玨集團算什么,沒了還有皇宇呢!

     而且,他并不覺得,一次偷盜,會對千玨集團造成多大的損失。

     別人他不了解,狐姬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家伙不會把重要東西放在公司。

     而夫人有自己的法寶,什么東西都是放身上。

     “不,我要盡快趕過去,我得看看是哪個王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連她的公司都敢砸,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她今就教教他們,免得不知死活。

     “夫人,這事要不還是讓狐姬處理吧!”

     夫人這么生氣,不會真出人命吧?

     還是狐姬出手好,哪怕出人命,她也能粉飾太平。

    
百镀一下“愿為你傾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