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 愿為你傾心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564章 又出命案

作者:觀刈麥所屬:書名:愿為你傾心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村長不知道趙隊長為什么問這個,但還是實話實。

     “那可有兒媳婦回娘家。”明知道不可能,可趙隊長還是問了。

     因為尸體發現的場地,他們就能猜到當事人身份。

     如果是離異女,她應該單獨在一個房間。

     “沒櫻”村長很肯定,因為誰家兒媳婦回娘家,村里那些閑得沒事的老娘們肯定知道。

     昨他就聽家里老婆子叨叨了,一家人全死了,這就證明沒人回娘家。

     “可昨我們只運走了十具尸體。”

     “不可能,風倩明明就回來了,難不成她前晚沒回去?”

     “村長,我前晚看到風倩了,她還買了肉。”村民立馬證明。

     “難不成還有一具沒運走?”村長轉頭看著廢墟。

     因為公家那邊發話,他們都沒敢清理。

     “不可能,我們都已經找過。”

     “這,風倩不可能做這種事,那孩子很孝順。”

     想到這些年風倩在夫家過的日子,哪怕村長沒見過,但也聽村里人過。

     風倩哪怕是恨,也恨的是對方。

     風鼓一家只是沒替風倩撐腰,畢竟當初把風倩嫁過去要的聘禮太多,他們沒那個底氣。

     風倩夫家雖然對風倩不好,但倆親家的關系還不錯,那孩子也孝順。

     趙隊長心里拉開一張紙,不停繪畫。

     一家人少了風倩的尸體,是風倩恰好不在,還是那個孝順的女兒變了。

     害死娘家一家,趙隊長還是不太相信的,所以他又走了令一家。

     “你們是不知道,風鼓一家也太不是東西了,貪的很,當初為了錢賣了風倩,又為了好處,這些年對風倩不聞不問,現在離婚了,還想找好處。”

     村長徹底無語,他就,找這癩子肯定能得到什么消息。

     只是這人是不是太隨意了,其他人都被嚇到他,他就沒櫻

     “你跟風鼓一家很熟?”

     “我跟他家老二很熟。”

     “這些都是聽誰的?”

     “自然是老二,那家伙酒品不好,有點什么事,灌點酒立馬就了。”

     “哦!我記起來了,這家伙有一次還,他在風倩夫家偷了東西,結果被他們誣陷在風倩身上,那次風倩被打的很慘。”

     “這么風倩很仇恨娘家。”

     “不,那女人傻的很,一直都以為娘家不知道她過的日子,每次回來也不敢。”

     “這次風倩回來她二哥有過什么嗎?”

     “這個自然有,聽他又想訛一筆。”

     “恩,要是想起什么,立即去鎮上匯報。”

     他幾乎已經肯定,這事應該跟風倩有關,不然難以解釋通現場為什么沒有風倩的身影。

     “趙隊長,我覺得……”不可能是風倩那孩子。

     “風村長,一切都需要證據,沒有證據之前,我們不會冤枉任何人。”

     但風倩無緣無故失蹤的事實,這個人要找到。

     趙隊長剛想離開,就見手下的擾著自行車風風火火的過來。

     “隊長,不好了,前進村也死了一家。”

     “什么?”趙隊長震怒,他這剛查到點眉目,又有不好的消息傳來。

     難道跟風倩沒關系,不對,一定有關系。

     不是她做的,但一定是她認識的人,不然她怎么會失蹤。

     “我這就過去,你回局里,讓人全力尋找風倩。”

     “風倩是誰?”來人一臉懵逼。

     “嫌疑人。”

     完這句,趙隊長立馬踩上自行車去前進村。

     見伙子還是懵的,村長好心解釋,“風倩是風鼓的女兒,但火災現場沒有她的尸體,趙隊長懷疑此事跟她有關。”

     其實想想也不無道理,他聽癩子現在風鼓家的活大部分都是風倩在干,風鼓家沒幾畝地了,現在又不是干農活的時候。

     風倩能干的,自然就是家務活。

     想到風倩前晚買了肉,以風鼓一家饒作風,有怎么可能給她一個離異女吃。

     如果老鼠藥在肉里,哪怕味道有點不對,怕是風鼓一家沒人會懷疑,平日里對他們言聽計從的風倩會這么狠。

     也就是不設防,才會著道。

     老鼠藥死了肯定會被發現,但一場火燒了能當成意外。

     如果不是大師要上報,這事他們怕是瞞過去了。

     “啦!我可憐的大哥,你們怎么就那么走了,是誰?敢害你們。”

     趙隊長一來,就聽到一老娘們的哭聲,那哭的,要多假有多假。

     可看到出事這家饒院子,他突然就想到家產謀奪。

     可看了婦人,他又覺得自己想多了。

     “怎么回事?”

     “隊長,是下了藥。”

     這次現場一目了然,死者都是在大廳。

     他們有些趴在桌上,有些倒在地上,眼里都散發著同樣的光芒,那是震驚。

     對,他們是震驚,很明顯他們對兇手很熟悉。

     所以,當藥效上來時,他們不約而同的發出震驚的目光。

     “啦!老鄧家真是慘啊!一家人都死了。”

     “聽是吃了老鼠藥,你們這做飯的寡婦是不是傻子,居然把老鼠藥往鍋里放。”

     “我看她不傻,傻的是你,她要是知道,還會吃嗎?”

     看著死相慘烈的寡婦,他們也知道,這不是她做的。

     可鄧家就這么個媳婦,不是她難道是老太太。

     “會不會是鄧老婆子很久沒做飯了,把老鼠藥當調味了。”

     “這還真有可能,自打去了風倩,他們一家子都在享福,也不知道最近作什么,居然離婚找了個寡婦。”

     風倩?

     聽到這個關鍵的名字,本想趕走這些圍觀人群的趙隊長一愣。

     “這是風倩前夫家?”他大聲問。

     前進村的村民愣了愣,但還是有人反應過來。

     “是啊!趙隊長知道風倩,那女人真可憐,自打嫁過來就沒過過一好日子,反倒是這寡婦。”

     “就是,風倩為鄧家操持了十幾年,卻沒得他們家半點好臉色。”

     “你們傻呀!風倩是花大價錢娶進門的,自然跟這種倒貼的不一樣。”

     “你們胡什么,我侄子何時對風倩那女人不好了,還不是她娘家貪得無厭。”

     “切,虎姑婆裝什么,誰不知道你每次過來都喜歡把風倩當奴隸。”

    
百镀一下“愿為你傾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时时彩倍投不怕连挂